這裡近期會變成防彈的CP天地
以前TVXQ的文章也還會留著~

會逐漸更新的~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ay1. MET


 

他們相遇在一個晚秋的雨夜,走進溫暖咖啡廳裡的男人靜靜的佇立在門口,外面折反細雨的光線如絲,水珠凝聚在髮梢,順著鬢角及帶著稜角的臉上緩緩劃道弧,最終在下巴滴墜。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#糖雞

#短打

#枝枒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南俊你怕嗎?」

「哥你在,我不怕。」


金南俊難掩緊張,卻讓自己盡可能的穩重、親民,以一口流利的英文,完成了這次聯合國的邀約以及演講。
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#南碩
#短文
#Epiphany_part2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糖雞
#氣泡飲
#短打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⠀#隨筆
#南碩泰

-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南碩
#習慣
#跑彈衍伸

-

 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傘下
#南碩口味
#短打
#隨筆衍伸



-



雨大得不像話。


金碩珍心想。


走出室內的瞬間,陰灰低壓的空氣總算落下漫天悲傷,雨水像是傾倒般散落各處,四周人群紛紛跑往可遮蔽的地方。


金碩珍仰頭看著那深沉的天際,屋簷流下水簾,濺濕了他的腳邊。


他沒有傘可以回家,雨大到連附近的超商也走不過去,緩緩眨眼,些許雨珠在他細軟髮絲上串起,濕意令早上特別整理的髮型都塌了。


哼了口氣靠在涼冷的牆邊,金碩珍有些困擾但卻不討厭雨。


喜歡雨滴落在各處的聲音,喜歡霧氣掩蓋視線造成的朦朧,喜歡水花濺起時那樣的純粹,就算是這樣的驟雨,也別有一番風情。


金碩珍勾起微笑,凝視著空氣中一縷縷交錯的細線,編織成只剩雨聲的城市,恍若與塵囂隔絕般,滂沱下僅有他一人醒著。


驀然,踩踏水聲引去金碩珍的視線,黑傘下的人穿著褐色風衣,下襬順著跑動而向後飄起,顯露一雙穿著西裝褲的長腿跟皮鞋。


看著那人收起傘,走進了金碩珍的小空間,像是不敵大雨而露出有點苦惱的神情,拍了拍風衣上的水珠,側過臉的瞬間對上金碩珍的目光。


——那是張好看的臉。


金碩珍就這樣與對方相望數秒,最終拉起一抹微笑,顯得討好又柔軟,在水霧纏繞的瞬間,竟有些讓人失神的美。


那人眨著眼,像是愣住了,看著金碩珍幾秒後才別開視線,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咧開嘴,頰邊便被壓下可愛的酒窩。


那人裝作無謂的仰頭,像是有些輕描淡寫的開口,聲音被雨水浸潤,低音頻的語調裡夾雜曖昧的沙啞。


「雨真是大呢。」


這句話讓金碩珍無聲一笑,稍露出的唇齒顯得有些可愛,那人偷瞄金碩珍一眼,頰上的笑意更深了些,沉穩輪廓上添增敦厚傻氣。


「最近都有驟雨……」金碩珍溫柔的聲線緩緩的傳出,圓潤的中音嗓很襯他,也很襯這場雨。「你有傘,怎麼不回家呢?」


問句讓兩人的視線交會,金碩珍看著那雙微微瞪大的眼,雨聲滴答,像是三三拍子與貝斯重音間的交錯,令金碩珍想起某次在咖啡廳裡播放的慢曲。


歌聲悠悠,溫柔語調帶著些許遺憾的情愫,愛情如雨,可大可小,記憶深遠,卻隨時間淺淡。


憶起那天也是下著雨,服務生也有好看的笑窩,放下黑咖啡後與自己對上的眸,跟現在的男人交疊,金碩珍發出微微的單音,那了然的神情讓眼前的男人笑容更勝。


「您今天也沒帶傘呢。」


聞言,金碩珍微微一笑,將視線放在那還滂沱的雨景上,目光神色都顯得有些迷濛,他微啟的唇畔溢出嘆息。


晌久,金碩珍才開口。


「我喜歡感受雨天的詩意。」微勾的眼角泛著濕氣,那透亮的眼眸滑過來,與男人深深對視。「所以我不喜歡帶傘。」


「但……您會感冒的。」


金碩珍對那認真的語氣,忍不住哼笑,朦朧水霧間恍若林間精靈,清澈無暇;金碩珍往前輕踏一步,指尖掀開滑下的水簾,反手讓雨水捧在手心,漫出的順著手腕,逐漸浸濕襯衫袖子。


變得半透明的布料,在腕上形成有些曖昧的蒼白,金碩珍低垂的眼睫微眨,感受著手中不斷流洩的雨。


「明明就在我手中停留,為什麼卻還是溜走了呢?」


有些頹然的垂下手,順著指尖的水滴在身側滴落,突地,一只手握住了那微涼的手腕,脈動清晰傳來,連同那不屬於自己的暖意。


金碩珍有些迷茫,側頭看向那有些許不悅的臉,自口袋裡拿出紙巾細細將掌心手腕的水氣擦去,還貼心將濕掉的袖口捲起。


「會停留的,只是你看不見。」


低沉聲嗓透著令人安穩的信息,金碩珍對上了抬眼的眸,那些字句跟夏日漸小的驟雨般緩滴,流入心底,讓人心安。


他微微一笑,雲層漸開透出陽光,不規則的落在金碩珍臉上,輪廓被鍍了鉑金,雨珠在那之上折射出耀眼的光。


這一刻任誰都忍不住停佇,男人的視線很深,讓金碩珍也無法移開目光;雨停了,他才伸出手,帶著遲來的問候。


「我是金南俊。」


金碩珍抿嘴,遲疑數秒才與那溫暖的掌心交握,換來金南俊帥氣又憨厚的笑。


「我是金碩珍。」


夏日驟雨讓人來不及躲避,而你,卻始終為我準備傘下的陽,帶著咖啡香氣的一曲,在我喜歡的雨天裡增添了漸漸喜歡上的你。


-FIN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深陷愛情 _糖雞口味


-
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隨筆-南碩
 
 
 
拼命的找尋出口卻無法宣洩,金碩珍緊緊咬住下唇,身後扣住自己髂骨的指尖那麼肯定,一下下狠撞進身體裡的聲音,淫靡一室。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糖果

#短打




當眼淚不停淌洩而出時,自己能夠抓住些什麼,雙手交叉,環抱著身軀,指尖扣緊肩胛骨的邊緣,烙下痕跡。

甚麼時候才能在飛一次?⠀

這個問題在腦海回放許多次,卻仍然沒有半分答案,自己仍然在這,眼淚沒有停。⠀

陰暗的天際閃著光線,隨之而來的轟隆雷聲穿透他的耳,仰頭,雨正砸下,將臉上的淚痕洗去。⠀

雨點漸大,飛揚的沙塵沉寂,變成腳邊的泥濘,趾尖已經染污,都變成髒的,在皮膚上形成或大或小的痕跡。⠀

已經不是那個可以足不踏地,一塵不染的存在了,現在,什麼都可以弄髒他。⠀

雨水落進眼裡,有些刺痛的皺眉,捲縮起身體,卻止不住從地面滲透的冷意,他顫抖著。⠀

沒有溫暖的羽翼,怎麼樣也都是刺骨的。⠀

將臉埋入雙膝中間,無助感隨著被雨點打濕的痕跡,籠罩全身。⠀

忽地,頭頂像是被什麼給遮掩般,少了些濕意,他緩緩抬頭,看著眼前的一雙球鞋,再向上看去,對上有些擔憂的大眼。⠀

閃亮的很好看。 ⠀

「你還好嗎?」⠀

稚嫩嗓音融入了點成長痛,介於兩者之間的好聽,猶如雲層裡一縷陽光,照耀在臉上。⠀⠀

他癡癡望著那個人,雙手不由得更加扣緊,喉頭發不出一點聲響,微張的唇開闔著。⠀

眼前的人蹲了下來,與他平視,防風外套布料發出沙沙聲響,黑色髮絲黏在額頭,一條條的,大眼卻眨巴眨,孩子似的可愛。⠀

「不要緊嗎?受傷了嗎?」⠀

帶點急促的問句裡更透著關懷,令他怔了下,隨之輕晃著頭。⠀

好似鬆口氣,那人微笑起來,露出門齒,將手裡的傘更是湊近他,遮擋住落在他背後的雨。

「我家在附近,要不要來?」⠀

雨點漸小,指尖收緊的力道也鬆開來,眼淚好像止住了。 ⠀⠀

「雖然是宿舍…很小…但是……」

「我去。」 ⠀

低啞的聲嗓像是找到方向,終於脫口而出,乾澀的嗓子如久逢甘霖。⠀

原本有些羞澀,講著家裡可能凌亂,飄移的眼因那話語再次落到他身上,那人看定著幾秒後燦爛一笑。 ⠀

「走吧。」⠀

離開冰冷濕滑的地面,他有些搖晃,緊抓住他的手上很暖,看了一眼那有力的手,順著而上。⠀

「謝謝。」 ⠀

話語換來那人陽光的笑,彷彿自己也能牽動嘴角了。⠀

到了那人住處前,他說自己叫做田柾國,只是個半工半讀的大學生,而稍矮他一些的人抿抿薄唇後才說出自己的名字。 ⠀

「閔玧其。」 ⠀

其他什麼也沒有。⠀

田柾國沒再多問,在路上一派輕鬆的隨口說著瑣碎小事,而閔玧其則會輕輕應答。⠀

收傘的瞬間,閔玧其有些遲疑的問他。 ⠀⠀

「不怕惹麻煩嗎?」 ⠀

那雙墨黑的眼看過來,嘴角揚起笑,低頭找著門匙。 ⠀

「你看上去不會惹麻煩……啊啊,鑰匙到底去哪了…?」 ⠀

咕噥的自問自答像是習慣,讓閔玧其忍不住哼笑出聲,伸手輕點了下那被雨水弄溼的背包,鑰匙便從某處掉落在地。 ⠀

「啊,原來在這。」沒發現任何不對勁似的,他彎腰撿起,嘴角的弧度依舊。⠀

跟著田柾國進了門,簡單中帶點凌亂的擺設,很標準男孩子的房間。  

擴香擺設放在桌上,清雅的蒼蘭味道瀰漫在空中,起起伏伏的卻令人舒心。⠀

「這個衣服給你,快去洗澡才不會感冒。」

看著那整齊乾淨的衣服,閔玧其著幾秒也沒接下,抬眼望著田柾國困惑的臉。

「你呢?」

「啊,你先洗,我不容易感冒的……哈啾!」

「亂講。」

看著閔玧其皺起眉,田柾國有些不好意思的噘嘴,再次咕噥著。

「浴室很小的……才讓你先的啊……」

「一起。」

抓住田柾國的手往浴室走去,沒理會那嚷嚷的話還有臉紅的模樣,關上門後兩人因窄小的空間而相望。

閔玧其看了他一眼後便開始脫衣,也不管對方到底在說什麼,沒一下子就坦誠相見,白皙的肌膚讓田柾國看傻了眼。

「牛奶嗎?」

「哈?」

「皮膚是牛奶做的嗎?好白啊!你都沒曬太陽嗎?」

「……脫不脫?」

聽見閔玧其的語氣,田柾國覺得自己再問下去可能會變成被脫衣服的慘況,他趕緊將衣服放好,把濕衣服換下。

拿過蓮蓬頭,仔細的把水溫調整好後,才交給閔玧其,但他仍然只是看著自己。

歪歪嘴,田柾國乾脆將水直接淋上閔玧其頭頂,溫熱的水令他一震,卻沒拒絕田柾國的舉止,乖巧的讓他沖水洗淨,包了層層毛巾後,兩人才一起走出浴室。

擦著閔玧其的頭髮,田柾國覺得自己像是撿回動物,有些無奈的嘆氣,目光觸及肩胛骨的疤痕後,忍不住用指尖輕摸,換來閔玧其的瞪視跟臉紅。

「別摸。」

「你說沒受傷的啊?」

「舊傷,不痛的。」

轉過頭去,閔玧其任由田柾國用吹風機吹乾自己的頭髮,那指尖其實很溫柔,像害怕碰傷。

「你不能再飛了嗎?」

那個問句在轟轟聲響下穿透過來,閔玧其愣了下,才明白他不是沒發現,只是忍住不問。

「沒有翅膀,不能飛。」

「被剪斷了嗎?」

「被懲罰了。」

狹長的眼角望了過來,閔玧其轉身抓住田柾國的手腕,拇指摩挲著,觸及脈動。

「別問,好嗎?」

淺色髮絲落在眼前看不清閔玧其的神情,語氣裡參雜了些許顫抖,可說是拜託。

田柾國關掉吹風機,一手輕輕把他擁入懷裡,那纖瘦的身軀像稍稍用力就會碎。

而閔玧其扣住他的指尖微微收緊,將臉埋入肩窩,鼻息散在他的肌膚上。

「我已經一無所有,不配在祂身邊。」

在閔玧其背後的大掌輕撫著,田柾國沉默了幾秒,掌心傳來的溫熱滲進微涼的肌膚裡。

「還有我啊。」

擁抱變得緊促,閔玧其緊緊抱住他,溫熱的液體順著臉頰流下。


許久之後,這段往事才被重提,閔玧其凝視著田柾國,而後者早已習慣他總是要盯著自己後才肯開口。

他說。

「若有浮木將自己從湍急的河流救起,對生命的渴求能夠得以回應,那時你的傘下,便是是主給的奇蹟。」

-FIN
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南碩

#極短


#Answer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#鏡

#VJjin

#短篇

--

金泰亨喜歡鏡子。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SIN_架空

【如你】

-

金碩珍是個甜點師,他開著樸實的甜點店,販賣著平凡卻幸福的味道,當看見客人離開時開心的笑,再怎麼辛苦都很值得;當然,自己喜歡吃甜食也是一個重點。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