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南碩
#短文
#Epiphany_part2
#NamJin
 
#戀羅RenaKiss
 
-
嫉妒,金碩珍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會有這種感覺。
 
從那雙大手衍伸的方向,不是自己,在這喧嘩感動的一刻竟讓他分心了,從來沒在演唱會這樣過。
 
七個人牽著手,垂頭與在場的阿米們道謝,彎成近乎九十度的腰,金碩珍的汗珠順著額心往眼角流去。
 
刺痛感讓他眨了眼,明明很開心,卻忍不住鼻酸。
 
他餘光看著那相扣的手,多麼契合,遠比自己的。
 
再眨過眼,自己手裡的那指尖稍稍一動,讓金碩珍的情緒抽離,他們直起身子,金碩珍轉頭看著弟弟的方向,傻氣又倔強的嘴角彎起弧度。
 
「哥,有我們啊。」
 
金泰亨低沉的聲音傳來,瞬間像是穿透太空裡悄然無聲的唯一,金碩珍微微抿起唇,他抓緊了那瞬間。
 
僅存的那些酸澀感彷彿就這樣散去,金碩珍笑了起來,在此刻的龐大歡呼聲這才再次進入聽覺神經,有些疼痛的敲打著他的耳膜。
 
他再次被那些熱情呼喊及美麗的阿米棒淹沒,還有在沉溺前,自己被緊握的手。
 
 
 
 
「珍哥!走了。」
 
被金泰亨推著,金碩珍笑得開心,那樣子顯得有些傻乎,金南俊憑藉著身高對上那兩個打鬧的臉孔,握住他人的指尖輕顫。
 
喧囂歸為寂靜,他放開身側的手,轉往那兩人的方向走去,當大螢幕的門即將闔上時,金南俊在那殘存小縫與粉絲揮揮手,順勢將金碩珍的肩頭摟緊,感受到那人一抖,試圖在這空間裡躲開。
 
門被完全關上,金碩珍瞬間大幅度的轉身,對上一臉無辜的金南俊,雙手舉成投降姿態擺在胸前,像是什麼事都沒做。
 
但金碩珍充斥著水氣的眼讓金南俊有些無措,金碩珍頻頻眨眼,想將那些即將潰堤的眼淚眨回去,但似乎是失敗了。
 
順著睫毛凝結,滴答落了下來,他連忙垂頭擦去,用力的吸了鼻子,再也沒看金南俊一眼就離開。
 
弟弟們都盯著金南俊的臉,誰也沒說話。
 
率先追上去的是金泰亨跟朴智旻,田柾國看了金南俊一眼後也跟上去,閔玧其輕嘆,眼神驟冷。
 
「號錫,走了。」
 
本來想說說這朋友的鄭號錫張了張嘴,最後被閔玧其一把抓走,留下金南俊愣在原地。
 
把汗濕的髮往後撥去,金南俊的目光有些不甘心,他不懂的是,金碩珍為什麼要哭,明明這麼開心,不是嗎?
 
金南俊走回後臺,看著金碩珍恍若無事一般的與朴智旻聊天,一面換下衣服、卸妝,彷彿眼淚只是汗水假裝的。
 
金南俊永遠搞不懂這個哥,像隔著毛玻璃在看他,有時輪廓很清晰,卻看不清內在到底是什麼,而自己又做錯了什麼。
 
百四的智商在這哥身上沒有作用。
 
 
他一把拉過離自己最近的金泰亨,悄聲的問了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。
 
 
「哥,你傻了嗎?」金泰亨一臉不可置信,這個哥粗神經到底要到甚麼時候?
 
 
「不是…我是問……」
 
 
「別人的手牽這麼緊,也不知道為什麼珍哥要生氣?」
 
 
金南俊瞪大了眼,轉頭看著聲音的方向,閔玧其瞇起眼,悶雷般的敲響戰鐘,一觸即發似的表情,讓空氣中的溫度墜到谷底。
 
 
「你的感性都用在詞曲上,卻把人給忘了?本來我是不想管你們的……」漫不經心的語調像刺一般扎地人生疼,閔玧其穿上自己的衣服後,瞟了他一眼嘆氣。
 
 
「但你不能老是把珍哥弄哭啊。」
 
 
金南俊凸出的下巴隨著那些字眼增長,皺緊眉心,轉頭想尋找金碩珍的身影卻早已不見。
 
 
「珍哥先去車上,他說有點累了。」田柾國輕聲開口,抬眼緊盯著金南俊的表情,不敢再多說什麼。
 
 
累了?
 
 
聽見這句話,金南俊快步往停車場走去,果真看到那熟悉的肩線抵著保姆車,低頭不知在看些什麼。
 
 
總是像個直角般的線條垂落下來,不太自信微微拱起背脊,無表情的面容令人有些怯步。
 
 
但金南俊一點也不管,抓住意外纖細的手腕,讓那戴著黑色鴨舌帽的人大大一震,仰頭對上的神情充滿驚恐,卻在認清是誰的瞬間放鬆下來,瞳孔放大縮小的畫面十分清晰。
 
 
「…做什麼?」
 
 
冷然的開口,金碩珍的語氣是金南俊從沒聽過的,至少,對於自己,他從來沒聽過。
 
 
「哥就這樣一個人走掉,不怕私生飯拍嗎?」
 
 
帶些憤怒,金南俊加重指尖力度,讓金碩珍有點些吃痛的皺眉,垂頭看了自己的手腕一眼,金碩珍哼笑出聲。
 
 
將緊握著自己手腕的指尖輕輕拉開,金碩珍對上了那雙眼,表情也就那樣的淡淡。
 
 
「我算個什麼?就算被飯拍又會怎麼樣?他們不會在乎我,公司不會,他們不會。」他伸手反揪住金南俊的領口,狠狠的拉近,那驚慌的神情讓他嘴角輕勾。
 
 
「你,也不會。」
 
 
在外隱藏自己掉落谷底的傷悲還有絕望,金碩珍一直都是笑著的,無論怎麼掙扎,再怎麼想要往天空飛翔,早已斷裂的羽翅跟骨肉,只會讓自己再次摔落罷了。
 
 
「以華結束的我們,可以了。」
 
 
推開那不發一語的人,金碩珍轉身,沒看見對方眼底的狼狽無措,正想拉開車門卻被一只大掌阻止,側頭,金南俊緊皺著眉頭,神情失去以往的從容,甚至有些煩躁不安。
 
 
「哥是不是看了惡評?你……」
 
 
「我沒看,只是單單這樣想了,我不突出,你們每個都很好,就算沒有我,門面也可以是別人。」
 
 
「沒有你,怎麼會有防彈?!」
 
 
金南俊大聲的吼著,回音在空曠的停車場內繚繞幾秒才停下,金碩珍深深吸吐,再次轉身面對他,抬手用手背抹過那張盛怒的臉,他微笑。
 
 
「防彈,一直都是因為你才存在。」
 
 
閉上眼,金碩珍的聲音很輕卻很堅定,手上殘存著金南俊的汗水,他淺笑著,眼裡卻不爭氣地又盈滿水氣。
 
 
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妒忌而已,金碩珍怎麼能說出口。
 
 
妒忌眼前這個人的才華洋溢,妒忌對他人的溫柔,妒忌對事物的感性,妒忌為了爬升的努力,妒忌那流暢的英文,妒忌,那些都不是給自己的愛,還有自己的自作多情。
 
 
以為對方會知曉的。
但卻在忙碌中流逝掉的愛情,那些眼神究竟是愛還是同情?還是給予平等的兄弟愛、團員愛?
 
 
他不懂,金碩珍真的不懂。
 
 
「我們不會結束,不會在這裡就結束。」
 
 
抓住那只掌心,彎曲的指節在手裡相扣,金碩珍試圖抽回卻無果,他嘆息,他討厭這樣。
 
 
他討厭對方牽過別人的手,現在卻握著他的。
 
 
「金南俊,夠了。」
 
 
「哥不是還想唱嗎?哥不是還在這裡嗎?」
 
 
空下的手抓住金南俊的手腕,金碩珍使勁將那緊扣的手指拔開,凝視著那微微詫異的臉,金碩珍哼笑了聲,湊近微啟的唇,輕聲開口。
 
 
「因為你,我才唱的。」
 
 
那不構成一個吻,只是濕潤的表面在彼此之間擦過,卻讓金南俊愣在原地,就在那雙水潤的眼底滑過傷悲的同時,他延續了它。
 
 
雙手捧住他的頰,金南俊將這個動作完成,一個吻,使得那水亮的眼瞪大,金南俊卻覺得世界就此圓滿。
 
 
原來有比棉花糖還要甜,還要柔軟的事物。
原來有比楓糖還要黏膩,還要滑順的事物。
 
 
那叫做金碩珍。
 
 
加深了這個吻,他不自主的傾身將金碩珍壓在車上,讓那微不足道的掙扎靜止,金南俊伸出舌尖探索,在換氣的瞬間勾住對方嘴裡的柔軟,繼而大肆掠奪那細碎的吟嚀及空氣。
 
 
直到嘗到微鹹的濕意,金南俊才停止這一切,然而金碩珍喘著氣,像是抓住浮木般緊緊抓著對方的衣袖,眼角順著側臉滑落的是淚水,讓金南俊像是清醒似的驚慌無措。
 
 
「哥,我不是故意……你討厭這樣嗎?我………」
 
 
「我討厭。」
 
 
這句話讓一切都靜止,金南俊瞪著那張不斷流下淚水的顏容,輕輕吸著鼻子的模樣很可憐,不斷用手背抹去滴下的淚,幾秒後那低垂的眼眸才揚起,正視著金南俊。
 
 
「我討厭你吻過別人的嘴來吻我,我討厭你牽過別人的指尖來碰我,我討厭你那笑容總是一視同仁……我討厭………我很討厭……這樣只能忌妒的自己。」
 
 
咬住下唇,金碩珍模糊的視線裡看不見金南俊真實的表情,卻知道自己一股腦不斷說出心裡話,或許對方慌張了吧,但被吻的自己又算甚麼,他真的不知道。
 
 
「……你永遠不懂,我有多想喊停,永遠不知道…………」
 
 
 
 
──我到底算甚麼?
 
 
 
 
未完成的話,在金南俊的懷裡化開,像是撞擊地面的沙塊,散落了一整地;金碩珍只能被他緊緊擁抱著,泣不成聲的語調讓所有話語都含糊不清,溫熱的掌心在金碩珍的背上順著氣,卻仍舊緊促。
 
 
「我沒有。」
 
 
細碎的吻落在耳畔,襯著那低啞的氣音一起,金南俊鬆不開懷裡的人,就算他像是時間的沙漏般要從手中流逝,也要擁有現在這一刻。
 
 
「我沒有吻過別人,再來吻你,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做,但我除了哥……沒有人讓我有這個念頭……」
 
 
盈眶的眼淚無聲滑下,金碩珍將臉埋進那不比自己寬闊卻厚實的肩膀,剛結束演唱會的汗味夾雜些造形液的味道,現在更增添了自己的味道。
 
 
「我也忌妒哥跟其他人很好,也討厭哥的肩膀被別人攬去,不喜歡看見哥跟其他人靠近。」
 
 
胸膛傳來的心跳一下兩下,隨著時間推移,沙漏停止掉落,再次被翻轉之前,時間被停下;金碩珍抬起頭,看著那也凝視著自己的目光,被淚水染濕的睫毛一顫一顫。
 
 
「哥能不能屬於我就好?」指腹擦過那沾染濕意的羽睫,金南俊略微糾緊的眉心顯得有些不安「這樣,我也能屬於哥。」
 
 
忌妒隨著沙漏再次被翻轉,流洩而下,接著被叫做金南俊的男人全數掩蓋。在金碩珍的世界裡,金南俊像是一輩子也不會說出這種話,但現在卻遠比甚麼都還要真;那人的眼神、那人的溫度,自己的眼淚,自己的愛戀。
 
 
「以華結束的我們,要繼續往前,我不只會帶著你們一起………」金南俊低喃著,被彼此染濕的唇瓣擦過他的「還要你在身邊陪著我一起,不管多艱辛,不管需要多少努力,我們一起,嗯?」
 
 
耳語低喃跟不斷擦過的觸感讓金碩珍難以自持,低聲懊惱的喊了句:「這太犯規了金南俊。」便伸手摟住那人的頸,著實吻住豐厚性感的唇。
 
 
 
 
對你的愛戀如沙漏堆積,隨著時間推演,在沒有終點的未來,卻有著你。
愛戀裡藏著妒忌,藏著討厭,藏著佔有慾,藏著一切不想讓你知道的那一部份;但你卻能再次倒轉,將那些翻起,將那些包覆,將那些細砂轉換成另一種型態,結實的撞擊著我的內心。
 
 
那是你,所以我在。
 
 
演唱會的最後,七人的每次都會彎下近乎九十度的腰,一一向著每個方位的粉絲道謝,儘管那人指尖的去向不是自己,金碩珍也能夠微笑起來,在那不經意交錯的視線,感受到那目光裡的唯一。
 
 
 
 
-FIN-
 
 
 
 
 
 
《後話》
大家晚安~
有種好久不見的感覺呢XD?
這次的靈感其實是來自於每次演唱會他們謝幕的時候
其實很多時候南碩都不會站一起w
因為這樣而寫的忌妒心態w
原本只是短短想寫一點而已的VJIN
但後面忍不住延續下去寫了南碩的部分...XD
先跟圍巾女孩說聲抱歉惹TT
 
然後~今天在發表會上的南俊很帥TT
大家站在他身後支撐著他的樣子也都很帥氣~
 
祝大家中秋佳節愉快~//
晚安!!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戀羅Rena 的頭像
戀羅Rena

雨滴與文字交織的協奏曲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