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6.

 

金南俊從那一天起在金碩珍的手下工作,學習力超群的他,總是很快就吸收金碩珍說的每件事情。

 

「碩珍先生,這份文件我整理好了,你還有什麼要我處理的嘛?」

 

聞言,金碩珍從電腦前轉過頭來看著那滿臉微笑的人。

 

「啊?你弄好了?天啊,我不是才剛……我想想我還有什麼事情可以給你處理的……」

 

他翻找著桌上的文件,原本總是凌亂的桌面早已經逐漸清空,他盯著好久不見的桌子顏色沉默幾秒後才又轉頭對著那張臉一笑。「你幾乎完成了我所有的事情。」

 

雙手一攤,金碩珍的眼裡帶著笑,然而眼前的男人也跟著自己彎起嘴角,酒窩出現在那臉上是那麼的恰好。

 

「這些都是我該做的,還是我幫你弄杯咖啡?」

「好的,謝謝。」

 

一杯自己喜歡的拿鐵咖啡,不加糖。金碩珍輕啜口濃郁的口感,連豆子都是自己喜歡的那種。這個男人,總是很上心自己的所有事情。

 

文件歸檔的習慣,飲品的喜好,回覆郵件的方式,工作上的默契,不需言語就能被理解的想法,還有那常常望過來的眼,對自己溫潤的笑。

 

他金碩珍到底何德何能可以讓這麼優秀的人當自己助理?

 

轉過椅子凝視著金南俊的背影,腦子快速的閃過一個念頭,就在對方要走過轉角時,金碩珍脫口而出喊了他的名。

 

「Ramon?」

 

金南俊停下腳步,上身微微後傾來看著他,一雙圓眼瞪的老大,模樣讓金碩珍覺得有些可愛。

 

「是?」

「我想請你吃頓飯。」文件檔住了金碩珍的嘴,平時明亮的眼左右飄移著,就是不看他。「你幫了我很多事,我想謝謝你。」

 

金南俊無法置信自己到底聽到什麼,出乎意料的神情表露無遺,但看見金碩珍那試圖隱藏起來的害羞,耳朵泛紅的熱度裡散發著甜膩的味道,金南俊心裡有些柔軟的部份被戳了下。

 

「珍哥我也要請吃飯啊!我也幫你很多忙的!」

 

金泰亨冷不防的從隔壁的辦公桌冒出來,趴在與金碩珍相鄰的隔板上,盯著金南俊的眼神裡依舊防備。「你不能跟珍哥單獨出去。」

 

「呀,要我說多少次?」

金碩珍將手中的文件夾拍在金泰亨的頭上,委屈的表情頓時出現,還戲劇化的喊了聲,金碩珍忍不住失笑,伸手安撫著那呼痛的孩子。

 

「他都已經在這裡工作這麼長時間了,你還不能相信他嗎?」

 

聽見金碩珍天真的言論,金泰亨實在不想告訴他,其實自己每天都跟在他的身後,變相跟金碩珍和金南俊一起下班,只因為這兩人住的近,總是走同條路回家。

 

再這樣下去,金泰亨都覺得自己要變成跟蹤狂了。

 

看著金泰亨的表情,金南俊當然知道他每天幾乎都跟在自己還有金碩珍的身後。

但,或許就是這樣意識到有別人的存在,自己才始終沒對金碩珍下手,好幾次擠在電梯裡,那白淨的後頸究竟是多麼誘惑的存在,大概只有自己知道吧?

 

「你看那傢伙,老是散發著不單純的氣息啊!」

 

像是感受到自己腦中的慾望,金泰亨的喊話將金南俊的思緒拉回;只見金碩珍再次將板夾拍在那人頭上,還說著 “呀,那人也是哥啊,沒禮貌的小子” ,轉頭抱歉的朝著自己一笑。

 

金南俊笑著搖頭說沒事,自己知道金泰亨講的話都是對的。

 

「怎麼老是說什麼氣息味道的,是狗鼻子嗎?你快點去做事,等等主管來又要唸你了。」

「他才不敢……」

 

叨唸著什麼,看著金泰亨噘了噘嘴後又窩回自己的辦公桌前,金碩珍這才將視線放回金南俊身上。

 

「你想吃什麼?」豐厚的唇向上翹,眼下的臥蠶因為笑容而更加的明顯,金碩珍口氣中已經沒有剛才的害羞,彷彿還隱隱帶著雀躍。

 

金南俊看著他的嘴角的弧度,忍不住想著:想吃你這種話大概是不能說出來的吧?抿嘴暗自笑了一下,他說。「你喜歡的東西就好。」

 

說到吃的東西,金碩珍雙眼放光,細數著自己珍藏的好吃店家,最終決定了一間不失氣氛又好吃的燒肉店。

 

「那家店真的很好吃,我跟智旻去吃過的!你一定要嘗嘗那個包肉生菜,還有生拌牛肉……」

 

看著金碩珍笑的開心,自己也忍不住跟著笑起來,活著這麼久,他從沒有過這樣的感受。

因為一個人的眼神而雀躍,因為一個人的笑也跟著心暖起來。

 

決定好餐廳後,金南俊離開金碩珍的桌邊,與來送文件的朴智旻擦身而過。

朴智旻聽著他雀躍的說著要和金南俊吃晚餐的事,微微揚起嘴角,一臉天真的笑著。

 

「那這樣你們這樣算是約會嗎?」

 

單純的問句讓金碩珍一愣,他看著朴智旻,茫然的嘴開闔了下,停頓幾秒才發出聲音。

「不算吧?我跟他是同事耶,是要謝謝他才請他吃飯的啊。」

 

接過智旻手上的文件隨意的一放,轉過椅子不想面對那個問題,手上打字的速度卻突然加快,嘴上這樣說,耳朵還是緩緩變紅。

 

「可是我從沒看過珍哥這種表情耶。,」

朴智旻笑了笑,看著那泛紅的耳根,還有口是心非的哥,留下這句話就離開。

 

表情,什麼表情?

金碩珍停下動作,回頭看著離開的後輩,滿腦子問號,直到金碩珍下班後還在回想著。

約會?朴智旻怎麼會這麼說?這男人……不,Ramon還可能不是人類,而且他們不都是男的嗎?用約會這兩個字不會太過了些嗎?

 

手中的筆塗塗畫畫,就像是他的思緒一樣的亂。

 

「碩珍先生?」

那把好聽的嗓音從他頭上響起,金碩珍才愣愣的看著那深陷的酒窩及笑容。

 

「我們要走了嗎?」

幾秒後才反應過來要回答金南俊的話,金碩珍連忙收拾著東西,肩並肩的一起離開;而站在門口看著兩人走遠的金泰亨,嘆了口氣,嘴邊泛起一抹充滿惆悵的笑容後,決定今天的行動就此暫時打住吧。

 

兩人不是第一次一起下班,但是金碩珍總覺得今天特別奇怪,尷尬的氣息流竄在四周,平常他們是這樣的嗎?一面回想平時他們互動的金碩珍,沒發現在旁的金南俊帶著玩味的笑,欣賞著一直變化表情的他。

 

「碩珍先生感覺已經不太怕我了?」

 

這句話讓金碩珍望過去,盯著那總帶著禮貌微笑的臉,心想著似乎真的是這樣。「你又不可怕,人很和善,做事很勤快,幫我很多忙啊。」

 

細數著這人的優點,嘴邊揚起的笑軟軟的,漂亮的眸裡有著金南俊。

 

那笑容讓金南俊腦裡的某處理智有些崩落,盯著金碩珍的唇幾秒後才回神般的看向別處,喉頭微微滾動著應答,那聲音顯得比平常更為低啞;看著別過臉的金南俊,金碩珍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什麼話,又再次陷入微妙的尷尬狀態。

 

不知不覺走到餐廳前,早就跟老闆打好關係的金碩珍很快的就先被安排到包廂裡,熟練的點了幾道菜,在等待過程中,為自己跟金南俊各倒了杯酒,舉起酒杯與他輕碰,視線交錯的時候

不自覺得揚起笑。

 

「敬你,還有……」

「還有滿月。」

 

金碩珍的話被他接了下去,金南俊的藍眼閃耀著光芒,嘴邊的酒窩讓自己還沒喝酒就已經微醺;餘光看見自己在金南俊身後的窗戶上的倒影,忽然理解今天朴智旻的那句話。

 

──『我從沒看過珍哥這樣的表情耶。』

啊,原來是這樣。原來那個連自己都不太清楚的表情,是這樣。

 

原來,那個叫作Ramon的人,早已不知不覺滲透全身,無聲無息。

那笑顏、那舉止、那酒窩、那初見就被迷惑的藍眸。

 

瞬間像是跌入海裡,溫暖的海水包裹著自己,血液中的氧氣逐漸消失,意識模糊,腦中被那人所占據,失去自我卻心甘情願。

 

金碩珍緩緩的眨著眼,面對金南俊有些困惑的神情,他禁不住的笑;看著這樣的自己,金碩珍迎接那令他窒息又舒心的感覺,還有那被自己發現已經萌芽甚至茁壯的情愫。


 

-TBC-
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戀羅Rena 的頭像
戀羅Rena

雨滴與文字交織的協奏曲

戀羅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